书通网

当前位置:首页 > 互联网 >

网络依赖治疗:帮你走出虚拟世界_心理

时间:2018-12-15来源:山西新闻网

  有多少孩子患了网络成瘾症,我们不知道,但我们知道,趁这个假期,不少家长将迷恋网络的孩子送到北京军区总医院“网络依赖治疗中心”“戒网瘾”,治疗中心仅有的八张病床因此变得十分抢手。

  放假前,记者走访了这家治疗中心,了解他们治疗网瘾的方式。

  网络让我迷失115岁的彤彤(化名)在北京市一所普通中学读高一,迷上网络是在中考结束的暑假里。彤彤的父母是做生意的,平时虽然忙但是对女儿要求很严。中考结束后,没有暑假作业,父母就不再约束女儿的学习,也没有限制女儿的生活,想让她轻松一个月。

  这一个月,彤彤几乎天天都和一帮朋友到网吧联机打游戏,时间最长的一次是在网吧呆了一个星期。这种现象并没有引起彤彤父母的重视,他们以为开学后女儿自然就会像从前一样学习和生活,假期里放纵一下也没什么大不了。

  然而,开学以后,彤彤不能正常地学习了,她常常逃课去上网。老师和家长做了很多努力,但每次规劝和教导之后,过不了几天,她又会忍不住偷偷跑去上网。虽然她自己也知道这样下去会严重影响学习和生活,可就是没办法控制自己,只要一天不上网,她就会觉得失落、烦躁、寝食不安。

  “五.一”长假里,彤彤又在网吧包宿。第四天早上,她拿着洗面奶到网吧的卫生间洗漱,忽然有人从背后拍了她一下。她回过头,觉得这个人很面熟,但一时间竟没有反应过来是自己的爸爸。“我一下就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了———居然连自己的爸爸都认不出来了!”彤彤事后说,“这样下去,我不就会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了吗?太可怕了!”

  于是,彤彤来到北京市网络依赖治疗中心接受治疗,这是他们一家近来听说“根治网瘾”最有效的地方。

  北京军区总医院“网络依赖治疗中心”正式成立于今年3月,据中心主任陶然介绍,像彤彤这样的孩子,中心已经治愈了将近300人。

  网瘾是一种病

  据悉,北京军区总医院“网络依赖治疗中心”是我国首家网瘾治疗机构,也是第一个提出“网瘾是一种病”的理论的医学机构。

  7月1日,“网络依赖治疗中心”主任陶然在北京市王府井书店签售他的两本新书———《孩子网络成瘾该怎么办》和《网络成瘾的现代诊断与治疗》。一本是科普性质的读物,面向孩子和家长、教师;另一本是专业的医学力作,是世界上第一本从医学角度分析网络成瘾病症的书籍。而在此之前,有关网瘾的一切讨论和研究都是从心理学、教育学的角度着手的。

  为什么北京军区总医院要开设这样一个治疗中心,并将网瘾作为一种病来研究? 张家口儿童癫痫医院

  陶然主任介绍说,该中心以前是搞成瘾医学研究的,主要帮助患者解除酒精、安定类药物、海洛因等依赖症状。后来有很多同事、朋友请他帮忙戒掉孩子的网瘾,因为初步有效,就不断接到其他家长的咨询电话,询问能不能帮助解决孩子的网瘾问题。另外,网瘾与其他的依赖症状的发病机制基本相似,所以自2000年底,陶然就开始着手这方面的研究。陶然本身是研究成瘾医学的,研究中涉及了很多心理学方面的知识,他还曾经在内科、精神病科工作过一段时间,再加上留美的教育学博士妻子的帮助,陶然从医学、心理学、教育学各方面综合分析研究网瘾症状,逐步得出“网瘾是一种病”的结论。

  网瘾不仅是一种心理疾病,还是一种内分泌紊乱的神经类疾病。患有网瘾综合征的患者,其心理都是病态的,程度不同地存在着抑郁症、自闭症、焦虑症、强迫症、偏执症等心理障碍,其症状包括:每天上网时间超长,有说谎隐瞒上网情况和程度等行为,偷钱或盗用别人账号上网等。另外,上网成瘾的青少年不仅会有视力下降、生物钟紊乱、神经衰弱等生理特征,还经常表现出逃学、不与人交往、暴躁等反常行为,一些人甚至会滑向犯罪的深渊。

  据陶然介绍,网络成瘾的病人大脑中的五羟色胺是失衡的。五羟色胺是大脑中控制情绪、心境的元素,管理心理和情感的最主要物质。如果缺乏,就会表现为情绪、心境的失控,不上网时就会烦躁不安、心情焦虑,从而出现抑郁、自闭等症状。而长时间上网则会导致更多的五羟色胺产生,使人觉得快乐。久而久之,病人就会通过网来获得身心的愉悦,从而形成恶性循环。这与酗酒、吸毒的发病机理差不多。根据陶然的研究,网瘾可分为网络交际瘾、网络色情瘾、网络游戏瘾、网络信息瘾和网络赌博瘾等7种类型。如果依轻重来分,有15种之多。

  有关研究表明,我国有5%~10%的互联网使用者存在网络依赖倾向,其中青少年中存在网络依赖倾向的约占7%。我国中学生平均每周上网时间为8.98小时,假期高达21.34小时。据统计,我国青少年网络成瘾症发病率高达15%,人数近250万。

  面对这样不容乐观的事实,北京军区总医院决定正式成立“网络依赖治疗中心”,一方面帮助那些希望脱离网瘾的人,另一方面,让更多的人尤其是家长了解并重视网瘾这种病症。

  “网络依赖治疗”以药物治疗与物理治疗为主,以心理治疗为辅,实行15天左右的封闭治疗。药物治疗是中西医相结合,中药用来静心安神,西药调节大脑分泌。

   心理辅导是一对一的,即每位病人都有一个专门的心理医生,他们每天都要在心理咨询室里交谈。心理医生的任务主要是了解病人从住院到治疗中期、后期的所有心理变化。由于治疗是全封闭式的,患者在脱离网络环境的同时也完全脱离了外界环境。因此,医生会针对患者不同的爱好,安排他们进行下棋、看书、打球、健身等各种活动。此外,医生还会把爱好相同的几个患者组成交流小组,让他们互相交流治疗感郑州军海治癫痫怎么样受和自己的变化,渐渐脱离网瘾环境。

   至于现在普遍争论的“网瘾治疗不需打针吃药”问题,陶然表示,这是大家混淆了网迷、网瘾及网瘾综合征的概念。一般来说,如果因为上网而影响了患者正常的社会交往、学习生活,就可以说其患有网瘾病。能够控制自己的行为,能够正常生活、学习和工作,只是上网时间较长,只能算网迷。但是任其发展下去,极易成为网瘾。网迷是可以通过心理干预等手段恢复正常的,但是网瘾已经是一种病了,是病就要吃药、治疗。

  治疗就像度假和疗养

  北京军区总医院北门内有一栋白色的二层小楼,这里就是“网络依赖治疗中心”。在楼道口,一道铁门挡住了记者的脚步。中心医生李邦和告诉记者,设这道大门主要是为了让患者主动告知医生每次出行的目的,一方面可以约束个别成瘾严重的患者,另一方面也是为了患者的安全,所有的病人在中心里都可以自由活动。事实上,除了这道特殊的铁门,整个中心的气氛非常轻松,病人在这里治疗就像度假和疗养一样。

  治疗中心包括心理治疗区、住院病房区和活动娱乐区。每个病人都有自己的独立病房,病房内设施齐全,不仅有电视、空调、冰箱,还有独立的卫生间。病房的窗帘和被罩全部是淡蓝色的,被罩上还印了维尼小熊的图案。据心理医生介绍,所有的病房都是统一布置的,淡蓝色有镇定心情的作用。走廊的过道里挂着两个淡绿色的帘子。据介绍,每隔两天,医生会让孩子们进行一次团体治疗。两个帘子一围,就成了一个区域,孩子们会针对医生给的一个话题进行交流,谈谈彼此的感受。

  小杰(化名)5天前从山东荷泽来到这里,记者看见他时,他正在自己的病房里看电视。小杰告诉记者,他今年13岁,读初二,网龄有4年。上网是为了打游戏,因为干别的事情没意思。记者问他在这里住得怎么样,小杰说:“挺好的。我来的时候这里有8个人,今天有5个出院了,只剩我们3个人。有时候我们出去游泳,打乒乓球,想吃什么就跟护士说。”这是小杰第一次来北京,送他来的父母已经回山东了。看得出,小杰有点孤独,是个性格内向的孩子。记者问他是不是已经放暑假了,他说:“这时候他们应该刚考完试。”他的眼睛里有一种对校园生活的怀念和渴望。记者问他有什么愿望,他说:“出院后能在北京玩两天吧!”

  与内向的小杰不同,刚刚从黑龙江省牡丹江市赶来的小高(化名)则是个性格开朗的孩子。记者到他的病房时,他刚刚跟自己的心理医生聊过,正坐在床上摆弄象棋。“要下棋吗?”记者问。“不,我只是要想些事情。”“你是自愿来的吗?”“我父母让我来我就来了。”小高17岁,读高一。他说自己虽然学习很一般,但从来没有因为上网而逃过课,每天的上网时间也并不长,网络似乎对他的生活没有什么影响。既然父母觉得他有必要接受治疗,他就来了,其实他自己倒觉得这都是无所谓的事情。“只是上课的时候思想爱溜号,总想着游戏的关应该怎么闯。这一点我承认。”李邦和医生说小高是个症状轻微的病人,在这里治疗就是要告诉他,网瘾是一种病,再发展下去就会有更严重的结果。“我看这里还挺好,希望能高兴地度过15天。”小高笑着说。

羊角风用什么药物e="Verdana">  心理辅导是一对一的,即每位病人都有一个专门的心理医生,他们每天都要在心理咨询室里交谈。心理医生的任务主要是了解病人从住院到治疗中期、后期的所有心理变化。由于治疗是全封闭式的,患者在脱离网络环境的同时也完全脱离了外界环境。因此,医生会针对患者不同的爱好,安排他们进行下棋、看书、打球、健身等各种活动。此外,医生还会把爱好相同的几个患者组成交流小组,让他们互相交流治疗感受和自己的变化,渐渐脱离网瘾环境。

   至于现在普遍争论的“网瘾治疗不需打针吃药”问题,陶然表示,这是大家混淆了网迷、网瘾及网瘾综合征的概念。一般来说,如果因为上网而影响了患者正常的社会交往、学习生活,就可以说其患有网瘾病。能够控制自己的行为,能够正常生活、学习和工作,只是上网时间较长,只能算网迷。但是任其发展下去,极易成为网瘾。网迷是可以通过心理干预等手段恢复正常的,但是网瘾已经是一种病了,是病就要吃药、治疗。

  治疗就像度假和疗养

  北京军区总医院北门内有一栋白色的二层小楼,这里就是“网络依赖治疗中心”。在楼道口,一道铁门挡住了记者的脚步。中心医生李邦和告诉记者,设这道大门主要是为了让患者主动告知医生每次出行的目的,一方面可以约束个别成瘾严重的患者,另一方面也是为了患者的安全,所有的病人在中心里都可以自由活动。事实上,除了这道特殊的铁门,整个中心的气氛非常轻松,病人在这里治疗就像度假和疗养一样。

  治疗中心包括心理治疗区、住院病房区和活动娱乐区。每个病人都有自己的独立病房,病房内设施齐全,不仅有电视、空调、冰箱,还有独立的卫生间。病房的窗帘和被罩全部是淡蓝色的,被罩上还印了维尼小熊的图案。据心理医生介绍,所有的病房都是统一布置的,淡蓝色有镇定心情的作用。走廊的过道里挂着两个淡绿色的帘子。据介绍,每隔两天,医生会让孩子们进行一次团体治疗。两个帘子一围,就成了一个区域,孩子们会针对医生给的一个话题进行交流,谈谈彼此的感受。

  据李邦和医生介绍,患者入院后要先由一位临床医生和一位心理医生共同接待,进行25~30分钟的交谈,了解患者的情绪体验和相关家庭背景等。交谈结束后是患者自评,填《自我诊断九项标准表》,之后进行综合的生理和心理评估,以此确定是否患上“网络成瘾综合征”,到了什么程度,最后再根据年龄、家庭等制订个体化治疗方案。

  目前,患者住院期间每天费用为400元,再加上一日三餐,一个疗程15天下来,总的费用一般情况下6000多元,不会超过7000元。

  对于如何保证出院的患者不再复发,陶然表示,在15天的治疗期内,除了对患者进行治疗外,医院同时和每个患者的家人保持紧密的联系。患者出院后,医生就把方案交给其家人,给他们对症下药。此外,在患者出院后的半年到一年内,医院仍会和患者家属保持联系,随时掌握情况。

  网瘾不是青少年专利<治疗癫痫病哪个医院好/strong>

  很多人认为,患上网瘾症的人一定都是自制力不强的青少年,其实这是一种误解。网瘾与年龄无关,造成网络依赖的原因主要是压力和孤独感,网络虚拟世界的轻松和放纵可以让人暂时摆脱现实环境的压力和孤独,久而久之,就会对网络产生依赖,不愿意回到孤独的现实世界。

  陶然介绍,目前“网络依赖治疗中心”收治的患者,最大年龄的72岁,最小年龄的12岁。除了13~18岁的青少年比较常见外,二十五六岁的高学历青年(硕士生、博士生),三四十岁的单身女子也是网瘾症的多发群体。大部分人都是为了摆脱现实世界的压力和孤独感才迷恋上网络的。

  72岁的老胡(化名)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老胡的老伴10年前去世了,两个儿子都在国外。老人身边几乎没有亲人,通过网络与远在国外的儿孙们交流。渐渐地,老胡开始通过网络跟各种人聊天,聊天的时间越来越长,竟然还交到了几个要好的网友。没想到,有些人是专在网上骗人的,老胡就被两个50多岁的女人骗了。

  网络并不是罪魁祸首,我们都应该关心自己的亲人,多沟通、多交流,不能让网络成为他们惟一的“朋友”。

  就在记者结束采访的时候,一个十六七岁的女孩子被家长送到中心接受治疗,陶然主任说,今天会陆续进来一批孩子,都是事先预约好的。家长们都希望趁着暑假的时间,把孩子的网瘾“根治”了,现在预约的已经有500人了。鉴于这种情况,医院又新建了一个治疗中心,现在正在装修,会有30间病房。陶然表示,新的治疗中心会比现在的更宽敞,但其封闭式的治疗环境及收费不变。

  “其实,我们最希望网瘾这种病能够得到家长、学校、社会的重视,能够在网迷阶段就遏制住,不让其继续发展。如果到我们这里治疗的病人越来越少,我们会很高兴。”陶然主任最后说。

  相关链接
  网络成瘾的诊断标准

  1.上网已经占据了你的身心。
  2.只有不断增加上网的时间和投入程度才能感到满足,从而使得上网的时间比预定时间长。
  3.无法控制上网的冲动。
  4.每当不能上网时,会感到烦躁不安或情绪低落。
  5.将上网作为解脱痛苦的惟一办法。
  6.对家人或亲友隐瞒迷恋网络的程度。
  7.因为迷恋网络而面临失学、失业或失去朋友的危险。
  8.在投入大量金钱、时间和精力时有所后悔,但第二天却仍然忍不住还要上网。
  9.因为长时间迷恋网络导致睡眠节律紊乱(如昼夜颠倒)、倦怠、颤抖、视力减退、头痛、头晕、食欲不振等躯体症状。

  如果有上述4项或4项以上表现,同时每日上网时间大于4小时,一周上网时间大于5天,已持续一年以上,并且伴有精神症状、躯体症状,那就表明你已患上了“网络成瘾综合征”,建议住院治疗。

上一篇:二季度逾四成权益基金加仓 医药主题基金最积极_中国财经时报网

下一篇:瑞士Neera柠檬食谱 瘦身排毒_减肥

友情链接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 我们会及时删除。

好词好句网www.kj-cy.com为广大网友提供: 优美的诗句伤感的句子好词好句唯美的句子思念的诗句经典语句等学习生活资源。